您现在的位置:金丰廉韵>> 暮鼓晨钟>>正文内容

大贪胡长清:改革开放以来第一个被判处死刑的副省级高官

作者:    来源:盐城市纪委镜鉴信息网    发布时间:2017年10月10日     

  200038,南昌北郊省公安厅看守所的一间普通的房子里, 一场震惊全国的审判已经进入尾声。审判长宣读完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死刑的命令后, 令被告人在送达文书上签字。  

矮小的胡长清从椅子上站立起来, 缓步走到桌子前, 接过书记员递过来的钢笔, 最后一次写上自己的名字。而后, 法警把他五花大绑, 押上一辆囚车。  

刑场设在南昌市北郊的一个叫瀛上的地方。一段废弃的拦河坝和一座土包之间有大约15米左右的空场。843, 囚车停在土包东侧5 米处, 胡长清被4名司法警察从车上押下, 他面对土坝, 跪了下来……  

8 44, 枪声响了。一个腐败分子结束了自己的一生。新华社“新华视点”报道组写道,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因经济犯罪而被处以死刑的职务最高的领导干部。  

画歪了的句号  

1999 8月的昆明,花如海,人如潮,世界园艺博览会更是披上了节日的盛装。中国馆区在园子的中部, 每个省市都有自己的展位。江西展位是一个占地约20平方米的院子, 其中展出了景德镇的瓷器、南丰的蜜橘和其他一些有江西特色的产品。世博会的宗旨是让世界了解中国, 让中国走向世界。因此开馆以后举行了若干中国各省区的馆日活动。  

  86是江西馆日。本来在此之前, 副省长胡长清已经接到调回北京工作的调令, 但是他迟迟不肯移交工作, 一拖再拖, 最后又提出世博园江西馆日开馆是他原来分管的工作, 他以此把在江西的工作画上一个句号。85日他率领一个小组从南昌飞到昆明, 代表江西省政府为江西馆日主持开馆活动。  

  86 ,胡长清着一身浅色西装,打了一条红色领带, 站在江西馆前主持了开馆仪式。他个子不高,但是十分善谈, 一般的会议上的讲话, 他从不愿意用稿子, 今天这种礼仪活动他当然更视为是难得的表现机会, 因而海阔天空地神吹了一通, 事后他还接受了中央电视台记者的采访。  

次日上午, 胡长清参加完一个经济技术项目的签字仪式后, 江西小组还在准备其它活动, 但是胡副省长却忽然不见了。大家颇为不解, 接近中午的时候胡长清在机场打来一个电话, 说他准备到深圳去一趟, 昆明余下的事情他不参加了。  

接电话的同志问是不是派一个人随同, 他表示拒绝, 甚至秘书也不让随行, 让人颇生猜疑。此后胡长清就不知踪迹。恰逢这时中央一部门找他, 江西省政府有关人员反复和他联系, 深圳方面也不知他的行踪, 万般无奈下, 查找昆明机场出港名单, 进而搞清他到底是乘坐哪趟航班到哪里去了。结果让人吓了一跳:87日昆明机场出港名单中根本就没有胡长清的名字。  

这一反常现象引起江西高层领导注意, 几个小时后查到胡长清在广州, 而此时的胡长清已经变成了“ 陈风齐” ,住进了中国大酒店。一个高级干部行动诡秘而又伪造证件, 用中纪委常委祁培文后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的话来说, 从胡长清这些不正常的行为中, 中央已经洞察到这个人有严重问题, 所以决定立即由中纪委和中组部对他进行审查。  

胡长清其人  

胡长清, 湖南常德人, 1948年出生, 1969年入党, 长的是一副五短身材, 近乎秃顶, 因此有人曾经说, 仅就形象而言, 他也不适合从政。  

从他的简历中我们看到, 1985, 在他36岁的时候, 出任湖南省保险公司办公室主任,应该说这个年龄出任这个职务, 起点并不高。但是此后他的仕途发展如有神助, 1990年调任国家税务局任办公室主任, 几年后又转行国务院宗教事务管理局任副局长。19958, 命运再次垂青于他, 中央组织部调他任江西省省长助理, 开始了他的封疆大吏的政治生涯。这一转折, 给了他机遇。19981, 胡长清在江西工作两年多以后, 当选副省长。  

此公在江西工作的时间并不长, 但名声却不小, 原因有三。  

一是好吹, 他在不同的场合会给自己编造不同的历史, 一会是任过某高级首长的秘书, 一会又是北京大学的特聘教授, 案发后一查原来全都是子虚乌有的事情, 连大学毕业证都是伪造的。  

二是好写, 他的书法的确有几分功底, 出过集子, 在全国书法家协会还有头衔, 因此他经常自吹自擂:“ 本人作为政治家还在努力之中, 但是作为书法家现在就名副其实。”其实此言也多— 有吹嘘成分, 江西一个很有品位的画坊, 在他还担任副省长的时候, 坊主就私下说他不会收藏胡的书法。  

至于后来南昌满街头都是胡氏题匾, 那则更多是因为他的官帽显赫而并不是他的字漂亮。当时南昌市的市民中就流传这样的顺口溜: 东也湖西也湖, 洪城上下古月胡; 南长清北长清, 大街小巷胡长清。由此可知南昌市民对胡长清的一态度。  

三是胡长清的脾气特大, 有一次他到某市检查工作, 因为市长没来陪他, 他下车扫了一眼, 然后拂袖而去, 让在场的人目瞪口呆。江西省级领导班子开展“ 三讲”,群众和干部给他提了不少意见, 中央“三讲”巡视组负责人在会议上批评他, 他不仅不接受, 而且在会议上大吵大闹, 传出去以后在全省产生极坏的影响。  

敛财, 从一台电视机开始  

1995 8,胡长清奉调到江西工作。江西和他的家乡湖南是邻省, 两省之间有七个县比邻, 经济发展有很多近似之处, 都是相对落后的内陆省, 都有着数百万的贫困人口。  

胡长清来到南昌, 有关部门考虑他没有家眷, 生活可能会遇到一些困难, 因此安排他住在宾馆。胡长清住的赣江宾馆是省政府的招待所, 算不上很豪华, 但是国家一年也要为他支付近20 万元的租金。初来乍到的胡长清并不像后来那样自负和贪婪, 工作之外就是读读书练练字。  

据赣江宾馆负责同志讲, 刚来时胡长清还经常是一个人在宾馆用餐, 标准是两菜一汤, 但是后来他回宾馆吃饭的时候越来越少了。第一个给胡长清送礼的是一个南昌的私营企业主, 他通过关系认识了胡长清, 晚上到胡的住所去看望他。此人是南昌商界的黑马, 下海的时间不长,但是财富已经十分显赫。考虑到今后的发展, 他十分想在政界找一个能遮风蔽雨的靠山, 胡长清的来到正好是磕睡碰到了枕头。  

他先是给胡送上了一台电视机, 几日后又送上了一套音响设备。这和以后胡长清每日笑纳万金相比,还是毛毛雨, 但是对此时的胡长清来讲却是分寸把握得恰到好处。李某的这台电视机成了他的敲门砖,自那以后, 赣江宾馆他常来走走, 胡省长也开始和他称兄道弟了。  

  2000214,胡长清在南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时, 曾不无动情地说:“我犯下了重罪,罪不容赦, 回想自己走过的路, 李某的那台电视机是我犯罪的开始,假如当初我拒绝了,并且一直拒绝下去, 那么今天我怎么能走到这里呢?  

密切联系大款  

胡长清深谙官商结合之道。他善于交朋结友, 但是工人农民的朋友他是不交的,眼睛盯着的是一个一个腰缠万贯的大款。他有一个“ 吹辈”,此人官不大, 但是身处要职, 负责个体工商户的征税, 因此熟悉南昌市的大大小小个体户。此人在若干年前的一次全国性会议上, 见过胡长清一面。  

胡来到江西工作以后,此人持当时的会议合影去拜见胡长清, 而后两个人越走越近。一个熟悉大款, 一个想联系大款, 一拍即合。于是在不长的时间里, 胡的身边就聚集了一批心态各异的个体户, 他们称兄道弟神吃海喝。在这伙人当中, 周雪华是较为特殊的一个。  

周雪华,,27, 江西奥特集团的总裁。依照常理, 胡长清和周雪华之间是有着巨大鸿沟的, 一个50有余, 一个20郎当; 一个官帽显赫, 一个平常商人; 而且两个人的经历也相差悬殊。但是共同的利益使他们走到一起, 从此以后二人狼狈为奸。19973, 周雪华通过胡的“ 吹辈”认识了胡长清,先是请吃饭, 胡欣然前往。饭后安排打保龄球, 胡也没有拒绝, 而且胡还许诺要送一幅字给周雪华。这一切使周雪华感觉到有门,于是不失时机地提出要胡的电话号码。  

认识周雪华一个月以后, 胡长清要到美国参加“世界稀土大会” ,胡在电话中把这一情况告诉了周雪华, 周觉得时机来了, 于是在晚上到胡的住处, 试探性地送上1万美元。胡长清虽然象征性地推让了一番, 但是最终还是收进自己的包中。有了初一, 十五就不远了。同年6 , 周雪华以帮助胡长清装修住房为名, 又送上了20万元人民币, 这次胡长清再没有第一次时的羞涩和扭捏, 面带微笑地把票子装进自己的保险柜。  

据检察机关查证,周雪华在两年多的时间里, 共向胡长清行贿19, 贿赂款和实物折款总计320 余万元人民币。其中, 最多的一次达65 万元港币。胡长清收受了周雪华的巨额钱财后,再没有省长的架子, 和周雪华沆瀣一气, 不仅吃遍了南昌所有高档次的酒店, 每逢假日, 他们还持假证件, 到广州、澳门游玩。至于周雪华让胡长清办的事情, 那当然是有求必应, 用周雪华的话说: “胡省长很够意思。”  

经查证, 仅胡长清帮助周雪华弄的贷款就有2000多万元, 但是时至案发, 周雪华只还了区区10万元。胡长清和周雪华的关系是赤裸裸的权钱交易关系。案发后周雪华对此有一个绝妙的表白, 周说: “游鱼贪食, 钓者诱之; 人皆则鱼, 我则钓人。”他把自己比喻为一个钓鱼的人, 而把胡长清比喻为是一个贪吃的鱼儿,这个比喻不知胡长清听了以后会有何感想。  

周雪华只是胡长清傍的若干个大款中的一个, 法院的判决书最后认定, 6 年不到的时间里, 胡长清共收受18 个人的87 次贿赔, 18 人中就有16 人是个体私营企业主或集团老总。  

一个重要的女人  

在胡长清案件中, 有一个重要的女人,她姓胡, 小胡长清整整20 岁。在昆明胡长清神秘失踪, 以陈风齐的名字出现在广州, 就是为这个女人在广州购房和帮助她办理调动手续。如果没有这个女人, 从而没有胡长清的这次神秘之旅, 大贪官胡长清的暴露就可能还要拖上一段时间。这个姓胡的女人原是赣江宾馆的一个服务员。胡长清入住赣江宾馆以后, 他们相识。胡长清在宾馆的品行并不好, 他在位时社会上就有传说, 他住的2号楼, 有他在的时候, 女服务员不敢进去打扫卫生。但是这位胡小姐不在乎这些, 她看中了胡长清的地位, 知道投入他的怀抱后会有什么样的回报。  

他们有了特殊关系后, 胡小姐就提出自己要购一套住房, 胡满口应承, 委托一家企业在南昌市的中心地段购了一套2 1 厅的房子。开始胡长清出了5万元, 余下的款欠在那里。此后不久, 该企业要在郊县征购一块土地, 反复协商地价就是降不下来, 于是请胡出面, 胡长清又是施压又是引诱, 最后为该企业节省了320万元。该企业当然知趣, 由一个副总经理出面, 又退回了胡长清原付的5万元, 等于该企业送给了胡长清一套住房, 胡长清又送给了自己的情妇胡某。  

胡小姐芳心的价格, 并不就值一套21厅的住房。此后, 胡小姐又提出不愿意做服务员, 胡长清马上将其调到省里的一家事业单位。胡长清行将调回北京的时候, 胡小姐感觉靠山即将失去, 以后的日子可能不会太好, 因此提出要调到广州工作, 并要在那里买一套住房。  

胡长清毫不犹豫, 调动自己各方面的关系, 使事情很快有了着落, 并找周雪华要了65万港币在广州买了一套房子。如果不是东窗事发, 胡长清在广州包养“ 二奶” , 搞一个“ 南宫” 的桃花梦就将实现。  

像贪欲一样, 胡长清的淫欲也是十分强烈的。他不仅包养情妇, 找不三不四的女人上床, 而且还出入色情场所。据周雪华说, 他经常带胡长清到广州、澳门等地赌博和嫖娼。甚至让澳门的卖淫女在星期六由珠海飞到南昌与胡长清幽会, 星期天再飞回去。案发后查证, 在两年多的时间里, 胡长清背着组织, 和周雪华等人私自到广州、澳门等地鬼混达25 次之多。  

“那点小钱, 我根本就没有记它”  

  199988凌晨, 胡长清因持假证件在广州被限制人身自由后, 当日即被带到北京监视在一个招待所里。意外的变故并没有使胡长清惊慌失措, 他甚至和身边的工作人员说,“我那点事儿说完就算了,我出去以后给你们每个人写一幅字。”  

2000 年初,胡长清案侦查终结,最高人民检察院决定案件交给南昌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213   正月初八,胡长清案件开庭审理,起诉书指控的罪名是:受贿、行贿、巨额资产来源不明。受贿部分涉及19 个行贿人, 共计90, 总计545.5 万元。从这部分犯罪事实看, 胡长清的确是一个鲸口大蠢, 6 年不到的时间里, 受贿索贿, 有的一次就达40 万元人民币。法庭在调查他收受一个饲料公司老总向他行贿4.5 万元的事实时, 他甚至用了很鄙视的语气说, “那点小钱, 我根本就没有记它” 。  

胡长清对自己权力的滥用也是无所不及, 为行贿他的个体户寻求贷款他可以左一个批条右一个电话, 甚至敢于背着省长召开协调会, 帮助他人谋取利益。法庭调查证实, 胡长清除了受贿以外,还犯有行贿罪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经检察机关反复核实, 在扣押的胡长清的财产中, 共有161.27 万元胡和他的家人无法说清合法来源。  

胡长清在法庭上还算认罪服法, 一天的法庭调查中, 他说得最多的话就是“是” 、“是这样的” 。而且每次回答完一个问题以后都不会忘记说上一声“谢谢审判长”。但是在一些关键的地方, 如是否为他人谋取了利益,他当然还是强词力争, 有时审判长几次制止他仍然还是喋喋不休。  

法庭调查和辩论进行了近20个小时,结束以后, 审判长让胡长清做庭审最后陈述。胡长清显然做了充分准备, 从塑料文件袋里拿出一叠纸, 展平以后开始陈述。他在陈述中把自己51年的经历分成了5个阶段。  

第一个10年是困苦的10, 在湖南常德的一个山沟里出生长大, 一边放牛一边读完小学的。第二个10年是求学的10, 家中7个孩子只有他一个走出了山村, 他的父亲在他12 岁时死亡, 他们这个家是小脚母亲在泪水和汗水中支撑起来的。第三个10年是当兵的10, 他从一个新疆的工程兵走到南国大城市广州, 来到广州大军区的机关, 从一个战士成为一个干部,在这里他完成了自己人生的一个重要过程。第四个10年是仕途发展的10, 从湖南进入北京, 从一个普通干部成长为高级干部。第五个10年是蜕变的10年。  

他说: “从小城市来到大城市, 上上下下都接触一些有钱人和做生意的老板们, 看到他们生活得很自在, 自己开着小轿车, 出入高档酒店, 穿的是名牌, 喝的是洋酒, 身边还带着陪伴小姐, 心里有几分羡慕。可想到自己从政, 身份不允许, 条件也不具备, 思想上只能先忍着。”胡长清就是在这种心态下, 一步步与人民的利益背道而驰, 一步步走向深渊。  

  215   下午350分,审判进入尾声。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 担任本次审判合议庭审判长的王龙彪, 在宣读1个小时45分钟判决书而进入最后判决的时候,声音突然提高了八度, 所有诉讼参与人和全场旁听人员随即起立:  

“本院认为, 胡长清身为国家工作人员、政府高级干部, 利用职权收受贿赂, 数额特别巨大, 情节特别严重, 依法判处死刑, 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刹那间, 偌大的法庭格外肃静, 两个法警迅速给胡长清带上了手铐, 金属的碰击声尖利地在空中划过。  

   

录入者:wjw 编辑:wj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