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金丰廉韵>> 廉洁文化>> 清风史鉴>>正文内容

羊经理送礼

作者: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20年07月21日     

阿力是寒门学子,靠苦读积累知识,靠苦干提升才华。后来当上大学生村官的阿力,算是手握小权,但他始终处事严谨、不逾矩、不徇私,这个戴着深度近视眼镜、笑容温和的年轻人,浑身氤氲着书卷气。他被市里授予“优秀大学生村官”时,发表感言也文绉绉的:“先做村民,再做村官。”

最近,镇上广告公司的羊经理,小心翼翼讨好了阿力好多次,都是无功而返。阿力不抽烟,不喝酒,也无特别的嗜好,偶有清闲,就一个人躲进书房翻阅“之乎者也”类的书籍,大有访古问今的味道。羊经理觉得,阿力这么一个“书呆子”,要用俗世的烟火“熏蒸”,恐怕是行不通了。可是,羊经理实在不甘心。阿力当村官的村,是新农村文明实践和基层党建的“双料”示范村,从村口大道延伸至小区、村落,都设立有雕塑牌、标志牌,还要打造党建广场、文化长廊等,工程量可不小。所以不仅羊经理这样的本土广告公司,就连县城里的几家大广告公司,也都闻风而至。村书记十分信任阿力,把相关工程的招标工作全权交给他负责。“在公开、公平的层面上竞争投标,择优合作!”这是阿力对所有参与竞标公司的承诺。

县城广告公司的强势入局,让羊经理深感危机。他想,眼下只有发挥好“地利”优势了。助手小刘献计说:“阿力老家就在邻县一个村子,他的母亲和哥哥都生活在那里。听说阿力是孝子,我们何不打个亲情牌?”羊经理听罢,竖起了大拇指。

拎上精挑细选的礼物,羊经理和小刘来到阿力老家的村口。夕阳西下,墟里有炊烟,绿树环抱着小村落,几十户人家一片安乐祥和。可是,哪一家住着阿力的母亲呢?寻觅之际,小刘看到一个身穿藏青色短袖衬衫,戴着手套的中年汉子,正在整理村口的垃圾桶。一些废纸、废瓶子被他清理出来,放进一个红色的大号编织袋。小刘凑上前,下意识皱了下鼻子,“请问,阿力家怎么走?”中年汉子可能是工作太忘我了,没有理小刘。小刘只得再次询问不远处一个路过的大婶,大婶告诉小刘,“从西头数第三家”。

在客人面前聊起自己的儿子,老母亲的话呀,就像村东不远那浩渺太湖里的水,滔滔不绝。儿子刻苦、敬业、质朴,老母亲脸上每一个自豪的神情,都像纵横皱纹间开出的花。

“我还有一个儿子,同样让我感到欣慰,他和阿力一样优秀。别看他有听力障碍,可他比常人更努力。他靠理发手艺挣钱,还是种地的一把好手,钻研种植养殖技能,平时还帮助村里搞卫生、清理垃圾……”正夸着,一个中年汉子风尘仆仆走了进来,手里拎着一个红色的大号编织袋。羊经理定睛一看,竟然是刚刚在村口翻垃圾桶的人。老母亲立即迎出去帮忙,不久又转回身,略带歉意地说:“这就是阿力的哥哥,他特别能干。照顾我们一家老小的生活,让阿力在外潜心工作无后顾之忧。我们大家啊,都是阿力的坚强后盾。”

聊了一会儿,羊经理就拉上小刘,辞别了阿力的母亲和哥哥。望着车里原封未动的礼品,小刘诧异地问:“经理啊,礼品为何不送给她?”羊经理微笑着,意味深长地说,“你没听到吗?阿力的母亲说,他的两个儿子都很优秀。要我说,这位老母亲也很优秀啊,她一定猜出我们的来意,在委婉地拒绝我们啊。”停顿了一下,羊经理补充道:“回去精心准备,咱们用自己的实力来竞争投标!”

录入者:xl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