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金丰廉韵>> 廉洁文化>> 清风史鉴>>正文内容

廉泉在何处

作者: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20年07月24日     

历史上不仅有盗泉、贪泉,还有一处廉泉。

  廉泉位于今陕西省汉中市南郑区,又称廉水、廉津,是至今还在使用的一个古代名称。按说,这不过是一处地域性的水名,却为何能够登上二十四史,甚而成为一条成语,为后人运用?想来,这其中正表现了一种与“贪泉”的对比,一种对于清廉忍让的执政品格的倡导……

  记述南朝历史的《南史》中,有这样一段故事,说的是刘宋南齐时,在梁州(今汉中)任职的参将范柏年,受刺史指派,到京师建康(今南京)去请示机宜。谈话之间,大约看到范柏年回应大方得体,宋明帝刘便在主题之外,以谈闲话的口吻说,广州有一处“贪泉”,“卿州复有此水不?”这问题不易回答,刘的潜台词说的是,你们那里也有喝过“贪泉”一样贪腐的人吗?范柏年回答得很是精彩:“梁州唯有文川、武乡,廉泉、让水。”

  范柏年这里提到的四个名称,“廉泉”如前所述至今还在使用,“让水”今天已很少用了,“文川”在今汉中市城固县,“武乡”在汉中市汉台区(此诸葛亮封地,人们又称他为“武乡侯”)。汉中是汉水源头,大小河流交错甚多,可称颂的地名也不少,可范柏年却以此四处对应,仔细看看,大有讲究。刘问的是“贪泉”,“廉泉”当然是最能表达态度的回答。可在范柏年看来,仅此似乎还不足以说明汉中的佳处,他同时举出“文、武、廉、让”四个包含中国传统文化品格与美德的地名、水名,并用“唯有”一词,进一步向刘强化了此地文化丰厚、山川秀美的印象。

  听到范柏年如此精彩的回答,刘也起了兴趣。他随即追问一句:“卿宅在何处?”范柏年应声而对:“臣所居廉、让之间。”表面看是说自己的住所在廉泉、让水之间,其实要表达的是自己具有廉洁、忍让的品格。这两问两答的精彩巧妙,连刘也不由感叹,范柏年也因此受到赏识。

  范柏年的精彩对答,在其机敏善言外,是对家乡的热爱。所以,与“贪泉”相对的“廉泉让水”流传为一句成语,收入辞典,以此表现乡里风土的醇美及人们品行的谦逊。

  从后来的情况看,范柏年绝非仅仅“善答”,他的作为,也部分显现了其“文、武”的能力及“廉、让”的品行。他任梁州刺史时,晋寿郡(今四川广元市南部)的李乌奴起义,联系白水郡(今四川广元市西北)的氐人合兵攻打梁州。应战之外,刺史范柏年对李乌奴加以劝说,使得李乌奴归降,成了梁州的一员州将,避免了一场血战。由此可见范柏年能够审时度势,文韬武略兼具。

  当时,一些官员的权势和贪婪,使为人廉洁的范柏年很难自处。史书上有一则故事,能够说明这一点。胡谐之是齐武帝宠信的大人物,范柏年担任的梁州刺史,其地位自不能与胡谐之相比。胡谐之本是风度翩翩的人物,但身居显要之后,“多所征求”。有一回,胡谐之为满足一己之私,派人向范柏年求取“佳马”。范柏年对使者说:“马非狗子,那可得为应无极之求”,回绝其无理要求。大约也因为清廉的缘故,范柏年招待胡谐之的使者寒酸了些,使者竟因此怀恨在心。回去复命时,使者说:“柏年云,胡谐是何狗,无厌之求”。如此歪曲范柏年的话,胡谐之因此对范柏年“切齿致忿”。后来,胡谐之向朝廷反映:“柏年恃其山川险固,聚众欲擅一州。”说范柏年有依据山川险峻、人马众多而想独占梁州的意思。这显然是污蔑构陷之辞,但在那个乱世,竟最后要了范柏年的命。消息传到李乌奴这里,他率部下欲为范柏年报仇,终因势单力薄兵败。

  因为历史上的“贪泉”,引发了宋明帝刘对“廉泉”的兴味。范柏年“文川、武乡”“廉泉、让水”的回应,不仅让人见识到了范柏年的迅捷口才,也传递出当地醇厚的文化底蕴及秀润的山川风物。这是人们运用“廉泉让水”这个成语时应当了解的背景。范柏年大名至今在汉中一带为人们传诵,不仅因为他夸赞了当地山川风物,提升了本地的文化地位,也是对范柏年品格与风度的高度认同和赞许。

  贪泉以自警,廉泉以自许,既然饮贪泉而可以不贪,饮廉泉就更当廉洁了,如此方不负自己的初心,以不负百姓的嘱托。


录入者:wjw 编辑:wjw